Title



在启动frizz开发的背景中,MegaChips与产业技术综合研究所(以下称为“产综研”)的合作成为非常重要的原因。于是,今天产综研的藏田老师和兴梠老师前来,在MegaChips与负责frizz开发与市场营销的成员展开了关于包括PDR标准化在内的现状和前景的谈话。
 
目 录
 ▼ 由于在别的项目陷入僵局,因此开始合作───
 ▼ PDR的进化版“PDR+”面向可全部追踪移动行动的“HDR”───
 ▼ “PDR+”ד社交信息”=“新应用程序”的可能性───
 ▼ 从9月的世界会议开始讨论PDR的标准化。可能得到公正的性能评估───
 ▼ 智能手机也能标准化搭载PDR的时代即将到来───
 ▼ 对 MegaChips要求的事项───

返回顶部


 由于在别的项目陷入僵局,因此开始合作────
非常感谢藏田老师、兴梠老师今天在百忙之中前来谈话。关于frizz产品的开发,离不开与产综研的合作。frizz也逐渐在中国市场上有了一些知名度并开始接到客户的订货,您还能记得最初的契机吗?
加藤

藏田
是啊,已经差不多有5年了。
我记得最初好像是因为来到我们的某个展览会的会场。
2010年前后,我们将数码相机作为目标进行软件GPS的开发。但是在与客户交流时客户提出在室内无法获取位置信息是没有意义的这种说法,由于我们在解决方法上陷入了僵局。我们联系了一个又一个掌握室内定位知识的地方,询问他们“您认为在该领域的研究上哪里最先进?”。由于有八九成的人都提到产综研的名字,所以我们认为只有联系产综研才能找到解决办法。那时,恰好日经电子工学上有藏田老师的投稿,而且上面注明了联系方式,所以我们直接与老师取得联系并去到了展览会。
加藤

兴梠
当时正在使用PC和传感器的模块做的演示吧。
是的,记得给我看时我说“啊,取到(轨迹)了,取到了!”并感到很震惊。就是从那时候开始,考虑如何将产综研研究的PDR算法在低电耗下运行。结果,软件GPS的企划被取消,只剩下了frizz。
松本

藏田
恰恰也是很好的时机。
那时候我们也开始认为只做软件是很难的。
正好在这个时机下收到你们的联络。
就这样经过多年的共同努力并取得了成果,我们也感到非常高兴。
虽然我们之前频繁与大学等研究机构签订顾问合同进行协作 ,但这还是第一次想要长期合作。
松本

返回顶部


 PDR的进化版“PDR+”面向可全部追踪移动行动的“HDR”───
  ※ HDR : Human Dead Reckoning
关于应用9轴传感器的PDR,我认为性能已经大有提升,那今后会致力于哪一方面的研究呢?
加藤

藏田
说来话长。应该是动物版的行动计测等。在其他方面,最近正在刻苦钻研气压。
气压传感器的精度大大提升后,可以说是一款具有革新意义的应用程序。不仅在楼层间的移动,甚至连楼梯平台等都能进行检测。
兴梠

藏田
对的,能支持上下测量的话,导航会变得非常强大。
还用在消防或警察的紧急应对措施上,高度是重要的要素。我认为市场也在急速扩大,我们对使用气压传感器的应用程序的发展动向非常重视。
加藤

藏田
但是进展并没有那么明显,我们也在研究“PDR+”。利用结合行动辨别的技术,还对走路以外的行动进行计测。就像HDR、Human Dead Reckoning那样。总之我认为必须朝这个方向推进。
乘坐交通工具移动的距离远远长于走路。我觉得这方面相应的研究是很有必要的。
兴梠

返回顶部


 “PDR+”ד社交信息”=“新应用程序”的可能性───
好像跟今天的话题没有多少关系(笑),如果将社交信息与汽车导航结合起来应该会非常好玩。好玩得让人停不下来。我认为一定要结合起来。
藏田

加藤
这是什么意思呢?
汽车导航当然是只在车内使用,但要让它探测到从乘车前到下车后人的动作路线。这个意思就是可能不需要在所有情况下都利用智能手机进行Dead Reckoning。如果这个智能手机准确地连接了网络,例如在电车上的话就连接运行信息、在车上就连接汽车导航的形式。 那么,如果从IoT或M2M的思路下推进的话,剩下的最重要的就是人本身的行动,如果能够得到这方面信息不是很好吗?
藏田

松本
原来如此,与社交信息融合就是这个意思啊。
另外,“物体”本身不会动,只能在被人为或使用叉车时发生移动。我认为对于这样的“物体”,只要连接到人或叉车等移动体就可以了。这样,在对可移动物体进行计测的同时,还可以计测不可动体。我想只要让它形成网络化就可以划分出来。
藏田

加藤
的确,看电车的运行信息就可以知道!
可能只有在日本才会认真使用吧(笑)但是针对不准确的信息,如果想要在含有社交服务的领域使用的话。不是会产生多种多样的服务吗?
藏田
Talking

返回顶部


 从9月的世界会议开始讨论PDR的标准化。可能得到公正的性能评估───
在PDR实现标准化的问题上我们MegaChips也有帮忙,那么今后将会做出怎么样的努力呢?
加藤

藏田
首先,今年9月在大阪召开了UbiComp, ISWC这种普适计算相关的国际会议。首次在国际舞台上针对标准化进行了讨论。讨论的内容有被称作“数据集”的东西将集合什么样的数据,并决定相应的“评估指标”标准,对规格和性能进行计测。对此,日本国内于去年在底层成立了贵公司也参与的“PDR基准标准化委员会”,为实现标准化提供支持。
目前,已将标准化“数据集”与“评估指标”两项进行了配套。但我们更加注重的是评估指标。我们想要先确定评估指标再研究数据集,然后进行磋商。当然,综合指标就是一项而已,但评估指标中也可以有各种切入点。例如,准备贵公司注重的低电耗的指标,或者关于精度和运算成本中有采用云端的处理和组合来追求绝对精度的情况,也有仅需要大约精度即可的情况。集合各种指标后,企业、大学将共同思考PDR中有怎样的需求,并在这个流程下不断推进。
兴梠

加藤
我们现在跟客户谈论PDR后,都会强烈感到客户评估的方法与指标非常参差不齐。
对于评估,防止误差也是很重要的。也就是在说利用省略计算的快捷方式或决定某些条件后评估的方式。这样虽说会得到很好的结果,但无法正确评估其原本的性能。例如,走路时突然停住、再向前走;使用各种方式走路等。在可靠的数据集中必须要含有这样的数据,这样才能得出公正的指标结果。
興梠

加藤
我听说有专门进行评估的测试人员。只有特定的测试人员才能接触评估设备。对此,即使我们过于老实地将样本单元借给客户并得到评估,但我认为这也不一定能赢得客户的青睐。
每个制造商都是在确定自己的测试方法后进行评估。虽然乍一看评估本身是公正的,但不同的评估方法下体现的性能是完全不同的。如果清楚像我们的算法,那么就能明白得出完美轨迹的步行方式。但是不能这样,相反我认为必须委托不考虑这些事的人去认真完成测试。
松本

藏田
前几天,在贵公司参加的标准化集会上也提出了这样的话题:不是培养刚才说到的测试人员,而是培养每次将归类后的走路方式用相应模型评估的人才,并作为公正的测试人员进行评估。总之,这种评估中混合了各种“人为要素”、传感器系统等的“硬件要素”以及“环境”等复杂内容,因此会有很多难题。印象中,有很多企业参加了标准化的活动。也就是说,确实有这方面的需求。对此,我也想要略尽绵力。我不想在学术上对此进行研究,而是首先从简单事物开始快速确定标准化。

返回顶部


 智能手机也能标准化搭载PDR的时代即将到来───
最近,很多人都在讨论在智能手机上搭载PDR。到目前为止,室内定位已经先行准备了必须预先配置Wi-Fi或指向波等基础设施的系统,从大家尝试各种方法后的结果来看,没有发现预先设置基础设施存在界限吗?
加藤

藏田
正好DoCoMo公司和ZENRIN DataCom公司从今年4月起开放了应用PDR的室内导航服务,我感觉他们真是下定了决心。在320处场所同时启动服务,不是零星的而是大量地启动,果然为利用不依赖基础设施的手法而一气开放服务是很重要的。当然,对于精度来说,最好采用混合方法,因此今后也将朝这方面推进。即使对混合PDR有了认知,现在各用户还是会认为“带电池不好”。那么frizz在这里就有了用武之地。
是的,我也深信不疑。
加藤

藏田
最近人们对智能手表也有很大期待。为了测试,还可能需要前往工厂、物流仓库实施,最近出现的Bring Your Own Device流程导致使用智能手机的人增多。但是近来随着智能手机体积的增大,很多业务人员觉得工作时一直携带很困难。于是将其换成手表大小的物体,并且在耗电问题上也得到很大的重视。那么这里就应该非常需要低电耗高功能的处理设备。
就是说将来在以电池驱动的小型机器上搭载PDR,以此实现低电耗的LSI,对吗?
加藤

藏田
是的,无线也需要耗电,尽管将PDR在本地处理,利用间歇在本体内进行通信时也能使用信息,但若在发送未加工的数据时中途退出则会改变意义。在这个意义上如果有低耗电、高运算能力的设备,那么就会有非常好的效果。
手表的确也可以用于导航,作为显示箭头的类似指南针的物品使用。确实将PDR安装在手表的要求也在不断增加。
加藤

松本
对于看不懂地图的人来说,知道自己的大致位置,然后知道目的方向只管朝向那里走,最终到达目的地,不就是这么简单么。在这种情况下,仅需使用手表,就能显示目的地应该在右侧方向,使用这样的应用程序不就足够了么!
对啊,如果在手表上显示向右的箭头,那真不错啊!
加藤

返回顶部


 对 MegaChips要求的事项───
  通过完善极高运算与极低耗电能力的硬件开发以及软件库来完善亲和用户的开发环境。
本次座谈会逐渐进入尾声。那么藏田老师、兴梠老师接下来对我们MegaChips有什么期待呢?
加藤

藏田
嗯,我大致说一下,兴梠接下来补充(一同笑),总之我们认为,在这次全球化风暴中,最好对全日本的硬件实施标准化,包括贵公司在内。
我还是希望贵公司制造低电耗的设备。虽然我也不知道这是LSI单体的问题还是硬件整体的问题,但我知道,无法携带大型的计测器具。像本次从松本先生上衣口袋拿出的员工证那样,必须采用这样的形态。
兴梠

藏田
是的是的,非常想要这样的产品。
我认为这是大家都需要携带的东西,不是理想状态。现在到处都有人在说如果在这里加入PDR功能就好了。
兴梠

兴梠
上述内容的实现有两大要素。第一,当然是向着设备方面的省电化努力。刚才说到间歇性利用无线传输的话题,与存储相比利用无线传输可以实时看到并达到省电效果。在这里实现硬件的省电化正是frizz要做的事情,我们想要朝这个方向推进。是的是的,非常想要这样的产品。
除了对于传感器的处理之外,我们对系统合计在哪里落实也想要进一步加以考虑。
加藤

兴梠
另一个要素就是软件。关于这一点,我们能帮忙的地方一定会做。例如,考虑省电的算法,或在实际安装上提供帮助。我认为贵公司的硬件与我们的软件就像是汽车的车轮。只有硬件先走是不行的,软件也必须努力。我们的合作价值不就是体现在这里么!
我们除了硬件以外,也希望有简单的算法提供。我们没有像在飞机上使用的传感器那样,以使用便宜满是噪音的传感器为前提。如果这么做,那么作为纠正措施,不光使用传感器,还需要其他手段并用。最终在系统上纠正后,就算最后抛弃10cm以上的精度,所希望的软件也会一直留有这10cm的误差。另一方面,关于硬件,像刚才指出的那样只想要低电耗的设备。
松本

加藤
非常感谢。时间也差不多了,那么我们本次座谈会到此为止吧。谢谢各位的参与。
谢谢。 一同
handshake

返回顶部

■人物简介



产业技术综合研究所
藏田武志 老师

1996年
 修完筑波大学研究生院工学
 研究科修士课程。
 目前,担任产业技术综合研究所
 人类信息研究部服务观测及
 模型化研究组组长。
2003-2005年
 兼任JSPS海外特别研究员
 (华盛顿大学特邀研究员)。
2009年
 兼任筑波大学研究生院教授
(合作的研究生院)。
 ISO IEC/JCT 1/SC 24委员
 以及SC 24/WG 9(扩展现实世界的概念与参照模型)国内小委员会主审。
 TrakMark WG委员。
 PDR基准标准化委员会委员长。
 博士(工学)。




SITE SENSING株式会社
兴梠正克 老师

2001年
 修完早稻田大学理工学研究科、
 信息科学专业博士课程。
2001-2015年
 在产业技术综合研究所历任研究员、
 主任研究员。
2011-2012年
 兼任法国格勒诺布尔第一大学特邀研究员。
2013-2015年
 创立产综研技术转移风险行动实验室株式会社(现SITE SENSING株式会社)。
 同时兼任该公司董事。
2015年 -
 担任产综研技术转移风险
 SITE SENSING株式会社的董事CTO(专职)。
 现任SITE SENSING株式会社
 董事CTO。博士(信息科学)。

■ 听 众
MegaChips
(市场营销负责人)
加藤智成

MegaChips
(开发负责人)
松本 真人